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th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以往都不曾留意春天的連續變化,現在因為每週都要坐很久的車,可以看到路邊柳樹櫻花的變化,才切實的感覺到春天的腳步聲。也刻意的下班之後天黑之前的時間裡都逗留在室外,這樣就可以多感受一些春天的景色,尤其又是黃昏時刻,更是深得我心。花打骨朵了,樹初露綠意了;花開了,柳樹綠影綽綽了;花濃了,葉也深綠了。現在花幾乎都落下,換做滿枝滿枝的綠葉,而高大筆直的楊樹柳樹,已經是綠葉成蔭。春天就這樣在我的注視之下一天一個變化,春風不停吹,柳絮滿城飄,很是讓我經歷了一番舊時門前馬路上的柳絮紛飛。那是我外地求學以後就每個春季心心唸唸的鄉愁。 最近很是喜歡淺紫色,比薰衣草的顏色要淡很多,大概是粉紅和淺紫之間的配色。家裡和辦公室的電腦輸入皮膚都換成這種配色,只是不知道怎麼截圖留念。每次敲擊中文字符,就可以看見字從這種賞心悅目的顏色裡跳出來,是十分可愛的時刻。 四月見末,而我一直期待著六月。那個時候就不用這麼忙了,熬過這三個月,我就可以完成自己的一個心願。而正因為有所目標,這些忙碌也不會覺得有所怨言,只是一點一點的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而已。又實在很期待,各種放鬆和獎勵自己的念頭在不想工作的片刻悄悄醞釀。 最近看了兩本旅遊類的書,而我也慢慢的烘焙者自己的小情緒,因為擔心火山爆發式的濃烈,所以只是給自己一點點的空間和時間去閱讀去接觸去感受體會。同時也明白,一個人上路並不是我想要的,雖然現在各種一個人的流行,嬉皮也好,溫柔靜默也好,可是我還是希望,我所看到的美景所享受的自由所走過的路,都能夠和他一起,至少是和喜歡的人在一起。

| 3rd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一】 時光在自己的手指間流過,不著痕跡;文字在心裡慢慢悠然,了無心緒。 感覺那些舊時的光陰,如同一張放舊了的唱片,喑呀得已經找不出往昔。無論怎樣的從容,仍然無法讓自己徹底地忘記。想起朋友地勸說“世人皆醒我獨醉”。在看到他的留言時,心裡的那份感動,居然濕潤了這個季節乾澀的淚腺。不知者謂我何求,知我者謂我心憂。 總是會忍不住一再的想起。往昔於我,其實是一張陳舊不堪的畫卷,有時很想把那一切都作為歷史塵封。如果可以,很想把人生的某段當做一場夢,那一切就當做一場噩夢。可是事實總不容人有絲毫逃避,總會將你從夢裡拉回現實的殘酷裡。 常常喜歡追溯多年前的自己,看看此際在凡塵俗世中活著的那個女子,是否還有一絲半點當初的影子?而那些曾經走過的痕跡,是否真的散亂成斷句殘篇,零落於身後的某處,在此時的風裡殘喘或者被我遺忘…… 【二】 總在剎那間感慨,繁華如夢。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對於你我,其實都是一樣的匆匆。那些曾經絢爛的青春,總在我們不經意間就飛揚了,此刻想起的,不過是昨日黃花。 過盡千帆皆不是,那些悵惘總是迷惑當初,此時憶起不過是斜暉脈脈水悠悠。 習慣喝家裡帶來的清茶,有一種淡淡的人生的味道。有些許苦澀,喜歡那隨著茶水入口的茶葉,在嘴裡慢嚼,那份苦味漸漸的濃烈起來,卻仍然喜歡。如同一直喜歡吃苦瓜一樣。 記得多年前與朋友吃飯,她點的什麼已經不記得了,然而她卻記著我喜歡吃苦瓜,清炒。每每點菜,她總是善解人意的點上一盤苦瓜。苦著臉看著我吃,然後在一邊傻傻的問:“是不是你吃不是苦的?”因為她僅僅嘗過一次,便不再舉箸了。而我只是淡然一笑,告訴她我吃亦是苦的。在她愈加困惑的眼神裡,我會安靜的吃著,如同品味人生。 然,此刻她在何方? 【三】 陽光也有些吝嗇了,在這個季節,無論故鄉還是他鄉,都只是灰濛濛的天空。故鄉是因了天氣,而他鄉是因了污染。經常不喜歡這種時時陰霾的感覺,總想起故鄉那些讓人煩也不是,愛也不是的霧天。 那樣的天氣,總讓人的快樂優雅不起。沉悶的感覺就會在心裡瀰漫,“不以物喜,不以已悲”。於我這凡俗女子而言,實在是一種奢望。常常會在那樣的天氣裡傷感,感覺心與那天氣一樣的壓抑著,無法舒暢。 此際,物喜已悲,已然是兩個世界的故事。透過這紛紛攘攘的紅塵。有些歌只聽見風中的尾音,不能成調亦不能成曲。咀嚼著回憶,在陌生的城市不斷反芻,孤獨地擁著文字睡去,那些記憶在夢裡張開翅膀,不停飛舞於憂傷的空間,一些散亂的影像在記裡巡迴。 有些舞蹈,我們一直不曾學習,卻一直在熟悉而且圓潤地和著節拍,有些歌曲,我們從年少時學習,而至今仍是陌生。生命,如一桿在風中烈烈的旗,仿若失去了飛舞的自由,只有在風裡,才會有生的跡象,走過那些雨一般潮濕的歲月,心也被久久的陷入一場雨裡…… 【四】 故鄉與他鄉只是一個字的差別,心境,已是失之毫釐,謬已千里。 小的時候總想著,遠離那讓人困擾的大山,遠離那份讓雪封鎖住的傷感與孤獨。年齡稍長,又因山的原因,讓自己與大學失之交臂,也因了山的原因,與心儀的那個人生生錯過。那一切曾經讓我深切地痛恨大山。 夜夜的夢饜都是那些山,一步一步地向我逼來,然後在幾近窒息的感覺裡醒來。而山,仍在黑的夜裡,在窗外靜默。只有山風嘯叫著掠過屋頂,那份蒼涼在很小的時候便知道了。 此時,身處這異鄉的喧鬧裡,卻常常懷念那時的清靜與淡遠,那時簡單的快樂。偶爾,在想像裡似乎無限地貼近了,真的想要去觸摸,卻倏地遠處,無跡可尋了。 身處繁華,日日與那些錯綜複雜的人、事相伴。便在他鄉的夜裡,更多的想起從前的那份簡單。故鄉那條潺潺的溪水,總在異鄉清澈地流淌於記憶中,如一泓亙古澄明的泉眼,時時在不經意蕩滌我世俗的塵埃。四季的變換,並不能改變些許的安寧。那在記憶裡沉澱著靜謐的故鄉,便更多的讓我嚮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