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6th Apr 2012 | 一般 | (7 Reads)
自古到今,縱橫中外,無數大人物都曾經洋溢著一臉幸福,無比陶醉地告訴過我們:愛情是純真且純粹的,摻不得半點雜質。   在愛情尚未來臨之前,在我做一名詩人的夢想尚未破滅之前,我堅信。後來,對愛情的渴望轉化成為對愛情的實踐,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才發現,原來愛情僅僅是愛情,沉積在心裡,獨自打轉。當愛情需要傳遞、當愛情需要表白,當愛情需要被接受的時候,愛情便不可以僅僅是愛情本身,必須依附在某種物質某種載體之上,才能夠完成使命。   愛情是需要也應該以物質的方式來證明的。不要一提到物質我們就狹隘得只聯想到身體,聯想到貴不可及的鑽石、跑車、別墅。物質本來是無辜的,如果有分別,是對待與使用物質的方法各不相同罷了。   我的一個朋友與他的女朋友分手了。他們已經兩情相悅了接近四年,吃在一起,住在一起,甚至我這個朋友的存折都掌握在女朋友手裡,一干人等均以為他們就快要修成正果,結為夫妻,世事難料,愛情更難估算,說分便分了。   我自然得去行使安慰對方的義務,儘管安慰的行使方與接納方都心知肚明,此時此刻如此這般的安慰不過是一件看起來不錯其實沒有半點作用的擺設。   他說是和平分手,沒有吵,沒有鬧,人家搬走了,除了一己之物,什麼都沒有帶走,存折也還給他了,雙手遞過來的,並非想像中的扔在他的臉上。好吧,說得直接一點,我這個年紀一大把渴望婚姻的朋友被人家甩了。   竊以為,和平分手表面上很文明且體面,本質上是最麻煩的分手方法之一,因為被遺棄的一方一般情況下都無法想明白這究竟是為什麼,於是就心存復合的幻想。作為這個人的朋友,千萬別以為自己只需要裝出一副與當事人同樣垂頭喪氣的樣子坐在他對面將一堆不知被多少人說了多少遍的不中用的勸解廢話再說一遍就萬事大吉,看著當事人無助而哀求的目光,無論是誰,都只能夠挺起胸膛,遮掩住內心的不安表現得信誓旦旦:我去勸她,回心轉意。我就去勸那個女孩子,責無旁貸。   「我知道他愛我,」女孩子沒有想像中的矜持,沒有想像中的難過,一切正常,彷彿沒有這回事情一樣,或者,她的確是感受到了四年來第一次的輕鬆,「良心告訴我他愛我,但是,我從來沒有感受過他對我的愛。」我茫然。   「他從來沒有給我送過花。」「出差回來,他從來沒有給我帶回來一件衣服。」「他從來沒有給過我一絲的驚喜。」   我趕忙為我的朋友辯解。是啊,他是一個不解風情的人,不會來事,不會討女孩子喜歡。可是,他對你是百分之百的,他不是把賺回來的每一分錢都交給你了嗎,什麼花啊,衣服啊,自己買不就是了……   沒等我說完,她居然笑了:「當初,你給你妻子一筆錢,跟她說,去買倆戒指回來吧,我們好結婚。她會答應嗎?」我語塞。「我需要愛情,更需要他對我的愛證明給我看。」「那多假啊,」我這話說得明顯底氣不足。「他真心愛我,怎麼會假?!」   這就是我要給大家講的真實的故事。在這個故事裡我的遊說顯然是蒼白無力的,所以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後來,兩人分手後不到半年,那個女孩子又交往了一個男朋友,收入沒有我的朋友多,但很會表達他的愛慕,女孩子過生日,他把他的捷達車賣了,為她買了一枚大鑽戒,求婚,成了。由於我跟這個女孩一直有聯繫,也就認識她的新男友,男友跟我坦白,其實他父母答應在他結婚時送他一輛新車,舊捷達遲早都要賣,在那個時候用那個方法賣,才有意義。   「她感動得哇哇的,老實說,我自己也挺感動的。」   而我的朋友,今年三十七了,鑽石王老五的名頭越來越響,卻始終孤家寡人,時不時還跟我嘮叨幾句:我不是那種虛頭虛腦的人。   面對愛情,能夠付出多少,因人而異,希望得到多少,也因人而異。我只想說,假如你學不會以具體的物質的方式來表達愛情,走著瞧,失敗就在不遠處等著你。